基金服务

普遍服务管制的主要目的是为了消除数字鸿沟,让每一个用户有权以承担得起的价格就近进行电信消费。在垄断经营情况下,电信普遍服务主要是通过地区补贴和业务交叉补贴来实现的,在引入竞争之后,通过建立普遍服务基金来发展电信普遍服务是普遍服务管制发展的方向。目前,普遍服务基金主要向电信业务经营者收取,同时接受社会捐赠,一般情况下,基金交由政府授权的中介机构管理,其使用采用项目管理方式,实施的普遍服务项目采用招标方式,在无企业投标的情况下,由政府指定主导电信企业作为普遍服务的提供者。需要强调的是,普遍服务的目标是阶段性的。
 普遍服务基金有助于推进国家信息化进程
 记者:您认为在电信重组后,出台普遍服务基金有何重要意义?对中国电信运营商有何影响?对中国的信息化建设有何影响?
 陈凯:对于目前承担电信普遍服务的中国电信而言,建立普遍服务基金,将使它获得公平竞争的机会和条件,而对于至今还没有承担普遍服务的运营商,基金建立后,就必须承担相应的义务。因此,普遍服务基金的建立,将使各运营商提供普遍服务的义务明确化,并有法可依。
 电信业是国民经济的基础和重要组成部分,它已渗透到几乎所有的行业中,担负着农业、工业化及服务业信息化的重任,同时,它本身又是信息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在信息化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因此,它的发展好坏直接影响国家的信息化水平和进程。而电信的发展如何很大程度与均衡发展有关。
 各种研究都证明,我国电信业的发展是不均衡的,不均衡主要表现在东部与中、西部间。为了防止不同地区电信发展的差距加大,建立普遍服务基金是一种明智的举措,它的出台将会改善目前电信业发展不均衡的状态,有利于促进信息化的建设。
 赵怀勇:出台普遍服务基金的主要出发点就是保障市场经济条件下的电信普遍服务的实现,保障中西部和农村地区电信网络的协调发展,促进中国电信的总体发展。过去中国是依靠主导电信运营商东西部地区之间、城乡之间的交叉补贴来支持西部和农村的电信发展,加入WTO后,中国不允许电信企业内部进行不合理的交叉补贴。而且市场开放后使各类电信业务资费向成本靠拢,企业也无法再实行业务间的交叉补贴。另一方面,入世后,外资电信企业必然会首先向高收益的东部和城市地区集中投资,竞争的加剧会使电信企业首先向高收益的东部和城市地区集中投资,而落后地区的电信需求将无人问津,这些现实问题将影响到落后地区网络建设的投资力度,影响我国电信普遍服务的实施,进而影响中国电信的整体发展。因此,建立新的普遍服务成本补偿机制是当务之急。而通过设立“普遍服务基金”的方式对向落后地区提供普遍服务的运用商进行成本补偿,保证落后地区的电信需求得到实现,即保证了普遍服务的实施,促进了中国电信业的协调发展。
 电信普遍服务的发展水平反映了一个国家信息化的程度,因为做好了电信普遍服务工作才可以消除通信的贫富不均和地区差异,才可以为绝大多数居民提供最基本的电信服务,从而为国家信息化建设提供“软件”和“硬件”方面的基础,促进信息化工作的协调发展和整体推进。
 确立合理的酬资方式至关重要
 记者:以何种方式筹集资金才能真正保证每一位参与竞争的运营公司能够得到同等的机遇,并避免偏远区域的服务出现无人问津的情况?
 陈凯:就国内现有的情况看,由于没有与普遍服务相关的法律,市场尚处于不规范和不完善的状况,如果单纯采用建立普遍服务基金,按各运营商收入的一定比例收费,可能会出现一定的问题,因为国内的电信运营商的经营透明性差,是否能获得真实意义上的收入数据,并以此为依据征收到所需的普遍服务基金是关键。在许可证发放中附加相关的普遍服务条款是可以的,但法律的不健全无法保证、监督和控制企业将普遍真正付诸实施。国家预算筹款似乎又过于繁琐。各公司发展水平不同,制定税收减免的尺度不好把握。换句话说,中国的电信发展所具有的特殊性,决定了普遍服务筹资方式不能照搬其它国家,而应充分考虑中国的特点。鉴于上述分析,中国的普遍服务基金筹集应综合上述方法的优点,首先需要建立普遍服务基金,并形成一种制度;其次,在收取方式的选择上要立足公平、合理、可靠,防止经营者利用法律空隙避开应承担的普遍服务义务;最后,采用公开招标的方式发放普遍服务基金,如果无人应标,则由政府指定经营者提供普遍服务,对不同经营者提供普遍服务的方式选择可以灵活多变,不一定限于一种方式。
 赵怀勇:第一,确定普遍服务资金筹集渠道。我认为电信普遍服务是政府和所有电信经营者的共同义务,他们都应该为普遍服务的实施提供资金支持。基于这种认识,普遍服务基金可以从国有股红利、号码资源使用费、电信运营商和电信制造商业务收入等多个渠道筹集,关键是把普遍服务资金的来源通过立法确定,这样电信普遍服务的承担者就会把这当成是一种不容脱逃的义务,而且每年都有保障。第二,确定普遍服务的范围和成本,确定与中国国情相适应的普遍服务目标和计划,以此确定普遍服务基金提取的比例,因为普遍服务基金的提取额度一旦规定,就会成为电信运营商、电信制造商的永久性支出或称固定支出,所以必须慎重考虑。第三,确定普遍服务提供商,通常采用公开招标的方式选择提供普遍服务的运营商,投标报价最低的公司获得基金的资助并进行建设。我认为,首先应该先由主导运用商提供,然后逐步考虑招标的方式比较适合中国的国情。第四,对普遍服务运营商提供普遍服务的成本进行合理补偿,这里首先要解决的是普遍服务核定问题,即何为普遍服务,关键的问题是不能让电信运营商表面上打着电信普遍服务的旗号,实际上在这些地方取得丰厚的利润回报,这就需要我们的电信监管者做好认真细致的调查工作,全面实施量化处理,比如凡投资回报率在一定比例以下(如1?0.5)的时候为普遍服务,否则不供给普遍服务补偿基金。第五,确定补偿的额度,即对提供普遍服务的运行商补偿多少的问题。除了补偿外,还可以考虑对在落后地区提供普遍服务的运用商在一定年度内提供税收优惠,将补偿和税收优惠结合起来把普遍服务工作变成运营商的主动行为。
 所有电信运营商都负有普遍服务的义务
 记者:在国外,有哪些比较成功的作法值得我们借鉴?
 陈凯:目前,世界范围内普遍服务基金的收取主要有以下几种方式:一、建立普遍服务基金,从所有电信公司每年的收入中按一定比例收取费用;二、由国家预算筹款,指定提供普遍服务的公司;三、对提供普遍服务的公司提供税收方面的减免;四、在许可证发放中附加普遍服务的条款等,这些方法是各国在提供普遍服务中逐渐形成的,各有优缺点,适用的国家、地区及发展条件也各不相同。比如:第一种方式发达国家使用的较多,第二种方式发展中国家使用的较多。
 赵怀勇:由于各国的国情不同,其普遍服务的内容和方式也有所不同。但是从国际来看,各国电信法中都规定,所有电信运营商都负有普遍服务的义务,所有运营商都要分摊普遍服务的责任。就普遍服务实施方式来看,建立普遍服务基金,将其作为普遍服务的专用基金,对运营商因承担普遍服务所造成的损失进行补贴是国际上的通行作法,如澳大利亚、法国等国家以立法的形式明确普遍服务基金制度的法律地位,并且就普遍服务基金的支付与管理作出明确规定。另一方面,各国政府在实施普遍服务方面都起到了积极的作用,有些国家(如日本)通过税收优惠和给予低息或贴息贷款的办法鼓励电信运营商在落后地区建设电信基础设施,有些国家(如美国)通过对低收入用户进行补贴(安装费补贴、话费补贴等)。
 基金管理确保电信业普遍服务的实现
 记者:您认为应如何对基金进行管理?
 陈凯:对普遍服务基金的管理重要的是落到实处,看是否实现专款专用。是否达到了普遍服务的目的,比如:普遍用户中的弱势群体,包括:残疾人、下岗职工、孤寡老人、贫困地区农民等是否享受到了基本的电话服务。普遍服务基金提供后,各地区间电话普及差距性变化趋势研究。应建立合理的成本核算机制,研究的测算普遍服务成本的分摊。为此,应建立普遍服务机构,以承担上述各项工作。另外,政府主管部门应定期公布普遍服务基金征收情况,跟踪资金的走向和提供普遍服务企业的资金运作,增加普遍服务基金使用的透明度,扩大普遍基金使用的监控范围。考虑到普遍服务对电信整体发展的重要性,政府在适当和必要时,对普遍服务应有一定的财政补贴,例如:可从许可证发放、频率、码号资源收费中拿出一部分实现补贴。
 赵怀勇:普遍服务基金管理的主要原则是基金的使用能够确保电信业普遍服务的实现。首先明确基金的管理机构和监督机构。其次要对基金的使用进行合理的规划和独立的预算及预算控制,即电信监管者在资金利用上必须有可持续发展的打算。三是要确保基金的保值、增值,明确基金的投资渠道,采取多元化投资的渠道实现基金的保值、增值。四是监管普遍服务提供商对资金的使用。要达到监管长期有效,就必须定期核实,及时回访,严格考核,有长远的计划和措施,对拿着普遍服务基金而不“办事”的运营商给予取消资格,并收回基金。

[发布时间:2014-11-15 浏览次数:] 上一篇: 下一篇: